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最后還是他爹何大清去找趙衛東求情,給趙衛東賠了20塊錢,才讓趙衛東去找街道的人給放了。

  傻柱就再也不敢跟趙衛東動手了,聽說趙衛東父母是幫公家做什么重要工作的。

  但是如今趙衛東這小子這樣,是不是也太欺負人了?

  楊廠長非常的不高興和不滿,好端端的請人吃飯,傻柱居然給只上一半的菜,哪有這么當廚子的,廚子可以饞些許,但是像傻柱這么饞,這可不能夠。

  傻柱垂頭喪氣的從包廂里回來,連帶著還有宋秘書。

  宋秘書把傻柱做的事情告訴了食堂王主任。

  食堂里的王主任當然也很是生氣,平時傻柱在食堂廚房里就喜歡跟他這個食堂主任都是吆五喝六的,食堂主任早就想好好收拾收拾傻柱了。

  可是傻柱又是楊廠長的心腹愛將。

  打狗還要看主人,平時傻柱就喜歡在食堂里屢次挑釁他食堂主任的威嚴,現在不收拾傻柱還等著什么時候?

  王主任很是生氣道:“何雨柱,你平時在食堂里面驕橫了些也就算了,我沒想到你居然還這么大膽,趕緊把飯盒給拿出來。”

  “王主任,你做人最好還是不要太過分了,這件事就算是要說,也還是要輪到楊廠長來說這個事情。”傻柱很是生氣道。

  傻柱心里現在本就憋著一肚子火氣,他最看不上眼的食堂王主任居然還敢來教訓他?

  他何雨柱是多大本事兒的人,四九城多少人想著辦宴席請他傻柱呢。

  還能輪到他姓王的一個食堂主任來教訓,叫一聲主任,這都是給楊廠長面子。

  “何雨柱,這個時候了你還不知道錯,你還以為自己誰呢,之前就有我們食堂的同志反映你這個情況呢,我還覺得你雖然是莽撞了些,但是這是道德品質的問題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